monkey今天吃药了么

也许是奇怪的外星物种

关于晃腿

刚刚那个晃腿的图……突然开了个脑洞……莫名其妙的笑死我了……。
——————
王大眼这个人喜欢晃腿。
他不止喜欢晃腿,他还喜欢在打电话的时候晃腿。
有一次黄少天跟他打电话说完事儿,挂电话之前终于忍不住问了句,“王大眼王大眼你在干嘛呢?你那边声音怎么还一直晃晃悠悠的啊?”
“我荡秋千不行啊!”
王杰希脱口而出。

——————
别问我为啥是荡秋千我也不知道。抱拳

补一张前面段子的涂鸦,坐在观众席上晃腿的大眼儿——

王喻王无差/纯粹脑洞
————————
一直想写的就是这个场景,前面的坑实在太懒了……。想了想懒得铺垫直接写吧……。
配图自己的魔性涂鸦
————————

喻文州举着手机看着电视里的画面,黑压压的观众席有一些人拿着红红绿绿的荧光棒挥舞着。他知道王杰希就坐在某个角落,可是他无法分辨出哪个是他,但即使如此,他依旧一遍又一遍地仔细想找出哪怕一丝一毫只属于王杰希的痕迹。
四周都是兴奋的呼喊声,王杰希把通话音量调到最高,听着话筒里喻文州平稳带笑的呼吸声。
他舔了舔唇,突然开口。“你要看见我么?”不等对面回答,他从口袋里掏出之前和喻文州一起在极夜的时候买的星星荧光棒,点亮。
荧光棒亮起的瞬间,夹杂着红光和绿光的黑压压的观众席里突然闪过一丝暖黄色的光。
喻文州笑了,盯着那点隐隐约约的光,甚至忍不住伸手,用指尖轻轻触碰屏幕上那个地方。
“我好像……看到你了。”

————————
梗源偶然有一天在群里看到一群男生,一伙在live现场一伙在看live直播,然后就看见以下对话:
“你们在哪啊?”
“你想看见我啊?等我按亮手机屏幕”
“啊我好像看见你了!”
………我常常因为我不是gay而感到和你们格格不入.jpg
然后转身记了个梗(。)

【周喻周】友谊的巨轮(小番外)

——————

周泽楷最后一次收到喻文州的消息是和黄少天确定关系之后,他突然收到一个视频。
背景是神圣的布达拉宫,高原上的天蓝的让人眼眶发热。喻文州穿着风衣往台阶上走,伸手从栏杆边的经纶上抚过。他走的不快,台阶很高,一直走了很久。周泽楷就默默看着,也不急,从他好像瘦了一点的脸廓,到骨节更加分明的手。走到最顶上的宫殿前,喻文州双手接过一旁的人递来的香,虔诚地跪在地上朝大殿拜了三下,嘴里好像说着什么,太远了,听不清。恭敬地插好香,喻文州走近镜头,微微笑了,看着大殿把刚刚说的话复述了一遍。

“周泽楷,我祝你一生遂愿,终得所爱。”
“哦不过,听少天说你们已经在一起了,恭喜啊。”
“那就,愿前程似锦。”...

【周喻周】友谊的巨轮(一)

警察喻×警察周。

——————chapter01

s市。
周泽楷坐在街边温暖的咖啡厅里思考,自己为什么会接下这个任务。
前几天上头接到通知,G市发生一起盗窃案,金额比较庞大,嫌疑犯作案后就直接逃往了S市,G市警方正在追来的路上,并请S市当地警方能施以援手。
周泽楷作为新上任的小队长,虽然沉默寡言不善于交际,但也只能硬着头皮接了任务。
而此刻,他正坐在咖啡店里无奈的搅动杯子里半凉的咖啡,等待情报中的嫌疑人从这里经过。
……啧。他又看了看表,皱起眉。时间好像快到了,街上依旧熙熙攘攘,风平浪静。
突然眼角的余光闪过一丝黑影,他顺着看过去,一个穿着大衣戴着帽子用帽檐遮住大半张脸的男人慢慢拐进了街角...

【周喻周无差】友谊的巨轮(序)

警察喻×警察周
大概是喻→周→黄单箭头
艺术来源于生活。叹气。

————————
chapter 00

“枪响之后,你走吧。”
喻文州没有回头,反倒是笑了,嘴边呼出一点白雾,远远的能听到些隐约的笑声。
“好。”
晚上的风吹过来冷得刺骨,周泽楷的手被冻的有点颤抖,枪口慢慢上移对准他的后脑勺。
扣下扳机的前一秒,手下不由自主偏过一个角度。子弹擦着喻文州的肩飞了出去,好不容易缝好的肩章沿着半年前的裂痕又掉了下来。
周泽楷有点出神,呆呆站着没有动,手里的抢条件反射般一直对着喻文州的肩膀,慢慢下移。喻文州蹲下身伸手捡起掉在地上的肩章,拍了拍灰,上面的血迹已经洇成黑色的纹理。他笑了,眼睛里却有点水光,显得...

【突然撩人】叶修和文州对你说我要(。)

【林方?】而君永恒

#一个梗出来的脑洞。
#失踪人口回归???

方锐退役之后跟着林敬言开始了他们的旅行。两个人都是曾经进过全明星的职业选手,积蓄倒也够他们去世界各地晃悠一圈。

方锐在布达拉宫前看了他这辈子看过最美的日出,身后的林敬言抱住他,给他暖着手,呼出的空气都好像比以前的要轻盈,悠悠转着飘上了那片湛蓝的天。
他们又牵着手去桂林的漓江,坐在船头和划桨的小姑娘谈天,小姑娘看着他们牵着的手说你们兄弟感情真好,两个人对视一笑也不说破,小姑娘还以为他们大男人害羞,笑出两个酒窝给他们讲漓江的传说。
林敬言最喜欢的是巴黎的街上,门口挂着小风铃的咖啡厅。虽然这两个学历不高年纪轻轻就跑出去打游戏的人好像与这种充满文艺气息的...

【喻王喻/喻黄】纯阳之陵 冥夜之丘(二)

#久违的撒撒土#

#黄→喻→王#

☆Chapter2

第二天,一切如常。
下午训练结束之后,黄少天如往常般拉住了喻文州喊他一起吃饭。蓝雨众人对于正副队的亲密互动早就见怪不怪,刚开始卢瀚文还会嚷着要跟去,虽然郑轩等人极力劝阻然而最终没能拦住,于是蓝雨的未来就这么不明真相地跟去做了几天电灯泡之后,终于还是被剑圣大人不断放射出的电波给打败,从此乖乖跟着其他前辈,再也不想掺和这些所谓的“大人的事”。

可是今天的午饭,两个人都吃的有些心不在焉。

喻文州看着手机上的QQ提示愣了一下,理智告诉他他现在应该关上手机然后和他的副队进行每日必备的午间话题并愉快地吃午饭,可是亮起的屏幕上,“杰希”两个字偏偏...

【喻王喻/喻黄】纯阳之陵 冥夜之丘(一)

#填坑大计#

#黄→喻→王#

☆Chapter1

 

喻文州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了。

晃晃鼠标,亮起来的屏幕上赫然是一个聊天窗口。半个小时前他留下的一句“我去洗澡了。”下面紧跟着一句“好。”

他笑笑,往下拖了拖对话框正准备打字,对方突然发了信息过来。

王不留行:洗完头记得吹干再上床,不然要感冒的。

索克萨尔:……王队怎么知道我刚好洗完?

屏幕前的王杰希突然笑了,心灵感应?思忖一会又觉得话不能说太直,特别是在这心思缜密的战术大师面前。盯着聊天界面突然发现什么,顺手截了张图发过去。

王不留行:[图片] 喻队不知道现在腾讯会有“对方正在输入”这...

【黑遍全职】套联盟

#………懒得写tag了
#沉迷改词无法自拔

——————————————————————

给我一篮王不留行治疗我痛经
给我一个奶爸 温暖我的心
给我一只钱包 一个霸图的汉子
给我一盒枣药丸 攥在他手上

给我一包中华 兴欣两个老烟枪
给我一只白斩鸡 吹开秋葵香
给我一次邂逅 在荣耀竞技场
给我一个眼神 真诚善良

轮回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飞驰的二翔像疾风一样
埋骨之地的boss我陪你去抢
你的心怀和波涛一样宽广

义斩的汉子你在我心上
我愿融化在你钞票的海洋
雷霆队长的本子一箱又一箱
战术大师都像你一样心脏

——Fin.

【黑遍全职】王给黑带带我(荣耀山歌)

#《老司机带带我》改词

#假装三更!

#ooc就是那个ooc

————————————————————

奇怪奇怪真奇怪,

扫把就比火车快,

大头车么不好做堵把扫把解解闷,

哎呀点心坐客车走啦,

忙那样,今天噶堵把扫把我两个风风光,

怕不行,咋个不行看我呢 来了来了,~~

王给黑带带我我要上B市啊,

王给黑带带我我要进微草,

要上B市扫把多,半路短我为什么,

啊咧咧~啊咧咧~啊咧啊咧咧,

王给黑听我说我会唱山歌啊,

王给黑听我说给佬嘴皮薄啊,

管你嘴皮薄不薄我呢英杰等着我,

啊咧咧~啊咧咧~啊咧啊咧咧~~啊咧咧~啊咧咧~啊咧啊咧咧

王给黑你瞧瞧老叶多...

【黑遍全职】联盟欢迎你

#《北京欢迎你》改词

#假装二更

#还是ooc啊ooc

————————————————————————

迎接另一个赛季    

 带来全新cp                    

萌点改变基情不变    

大家一起搞基

兴欣大门常打开     ...

【黑遍全职】联盟月

#《庐州月》改词
#假装更新
#ooc啊ooc

————————————————————————

初识荣耀沾了谁家的光  
十年拼杀  终成斗神模样
如今兴欣闲坐  网吧看场  
半生浮名只是虚妄
蓝雨庙 好多文字泡 飞扬  
六个核桃要送给二翔
不知隐藏boss现在何方  
一件银武一生珍藏

搞基的给佬入对出双  
单身的狗叹夜太漫长
床也摇晃 人也摇晃  
失眠的包子在高歌着《痒》~

微草月光 洒在身上  
现在的你还是大眼模样
野...

【喻王】梦里不知身是客

#喻王#
#梗来自于刚刚做的一个梦!!梦见我在梦里梦到吵醒了身边的人,一个套一个的梦境#
#名朋搬运#
#双结局?大概#

————————————————————————————

夜很深了。

王杰希觉得自己似乎脑子不太清醒,非要大半夜坐在书桌前整理平日随手码放的书。修长的手指抚过那一排厚重的书,再一本本提起来拍拍灰,骨节分明的手捧着泛黄的书籍,白皙手指与黑色封面的对比就着暴起的青筋,凸显得这双手说不出的好看。

文州总爱吻这双手,从指尖到手背,亦或是掌心。他突然走了神,脑子里冒出这么一句话。
笑得轻浅,王杰希扭过头看着床上早已熟睡,睡相温和的恋人。连睡着了也是这幅人畜无害的模样,不熟知的人又怎么...

【林方】禁言

#林方#
#其实是我瞎写的#
#名朋搬运(略改)#
#假装更新了#

夏休期一到,这些个日子联盟里的职业选手一个个都闲的不得了,成天群里聚众赌博玩骰子。特别是蓝雨那个话唠副队,仗着自己是管理员,一言不合就禁言。

+♥+:;;;:+♥+:;;;:+♥+:;;;:+♥+:;;;:+♥+:;;;:+♥+:;;;:+♥+:;;;:
海无量(xxxxxxxxx)19:23:54
哈哈哈哈黄少天你又输了,你后缀都放不下了吧哈哈哈哈

海无量 被 管理员 禁言10分钟

夜雨声烦(xxxxxxxxx)19:24:15
去你大爷的猥琐方,给我闭嘴!【本公主可是黄·希洛·炎鸢·幽...

……之前就描好的图,今天突然翻出来了。强迫症心痒难耐之下就摸了个鱼,拿出来污染一下首页——
orz突然想起来坑还没填……忏悔,滚去码字QAQ不过23333我就算不填坑也不会有人打我吧23333
这次是真滚了……_(:з」∠)_

【王叶】我好像在哪见过你(文不对题×依旧草稿向)

#王叶#
#歌曲梗,薛之谦《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文不对题,同上一篇一样,不过大概……也能勉强算完篇?#
#听说有虐?#
#名朋搬运#

——我躲进挑剔的人群
——夜一深就找那颗星星

叶修不止一次想起那许多天里王杰希的眼神。从早晨起床时的温馨到训练时的沉着,再到夜幕降临之后缠绵床榻时的火热与情色。

他原以为他能看着这双眼睛直到白发暮年,谁知道王杰希会突然病倒,醒的时候便已是白纸一张。

不甘心。叶修每每想起他们曾度过的日日夜夜,脑子里就有如钻心般疼,牙齿狠狠咬在下唇犹自不觉嘴中令人作呕的铁锈味,修长好看的双手就紧紧攥着,直到指尖发白,继而脱力。他不甘心。即使他已经跟这个人在一起了这么久,他还是完全...

【喻黄/王喻】昼、夜(未完成草稿)

#黄→喻→王#
#草稿/提纲,存梗向短篇慎入#
#名朋搬运#

很多年以后,黄少天偶尔会问喻文州,队长,喜欢你的人那么多,为什么就偏偏喜欢上了王杰希?大眼有什么好你这么多年就是忘不掉……

喻文州想起当年那个变幻莫测的魔术师,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他啊——
那个人的眼睛里有星星,像极夜的天,化了北极的冰。

黄少天就呆呆的看着喻文州眉梢眼角的笑。
他想,面前这个人光说着别人,怎么不说说自己。
黑漆漆的眼睛里漾满了光,就像——
就像极昼的夜,亮了整片宇宙。

王杰希    喻文州。

纯阳之陵    冥夜之丘。

——————————分割线——————...

【林方】非常手段

#林方#
#名朋搬运(略改)#
#又开始撒糖了真的不会蛀牙么?#

林敬言刚退役的第二天就住了进来。方锐本来以为这下俩人终于能天天见面了,谁知道这人还特别爱出门瞎溜达,好几次回家发现屋子里没人,每次都把方点心吓出一身冷汗。

最后方锐干脆在林敬言手机上设定好了GPS,找不到人的时候赶紧翻手机查查这人在哪。刚开始老林还挺不乐意,皱着眉说方锐这是在监视他,后来发现方锐也只是害怕他突然不见了,要出门的时候提前说一声平时也不会成天查,也就这么算了。

方锐想起这茬就得意洋洋地跟林敬言说,“我这是非常手段。”

谁知道后来有一次兴欣队里聚餐,方锐忘了提前跟他说,一不留神多喝了几杯,整个人都晕乎乎的,还是被小...

【周叶】我能陪你到天亮

#周叶#
#名朋搬运(略改)#
#大概是玻璃渣?糖吃多了会蛀牙#
#我终于决定要换画风了!#
#歌曲梗,薛之谦《你还要我怎样》#

谁都没想到,先提出分手的会是周泽楷。

叶修当时正在抽着烟,听到周泽楷犹犹豫豫的一句前辈心里还什么都没想,抬眼笑着问了句怎么了?

然后他就听见了那句他本以为会是他先说出来的——
分手吧。

叶修愣了愣,嘴里却是下意识的给出了答复。好。

周泽楷好像没想到他会这么干脆利落的就应了下来,身形动了动,嘴唇开开合合好几次却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当天下午,叶修便收拾了东西回了兴欣。面对着众人或是惊讶或是不解的眼神,他也只是笑笑,吐出最后一口烟把烟头狠狠地按灭然后毫不留情地甩在垃圾...

【林方】失误

#林方#
#名朋搬运(略改)#
#万年撒糖日常#

方锐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本来想翻个身把脸埋在柔软的枕头里,谁知道刚一动弹就听见咔嚓一下。

嘶——。方锐龇牙咧嘴地揉揉自己发酸的腰,挣扎几下还是决定起来活动活动。踢踏着拖鞋走出卧室,听见厨房里传来一阵阵香味,嘿嘿偷笑两声大大方方踱步走进去,果不其然林敬言正掂着锅铲准备午饭。大概是听见了脚步声,他头也不回地喊了一句“方锐,拿个盘子过来。”

“收到!”顺手拿起放在一旁的盘子就走到林敬言身后,方锐一手递上盘子一手从背后环抱住他的腰。“老林你怎么这么贤惠啊,跟小媳妇儿似的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被突然炸开的瓷器碎裂声吓了一大跳,方锐拽着那...

今天名朋没有换梗题,于是我就粘锅了

(↑其实就是在给懒癌找借口)

顺手拿着刚到的毛笔写了俩字,捂脸放上来(估计又要被人嫌弃了XD)

那就再给大家分享一个小段子吧233333

今天天气有点阴沉沉的,方锐窝在屋子里打了一天荣耀之后终于是想要活动活动筋骨,出门溜达溜达,走两步发现没带伞。看这天气好像待会要下雨,方锐赶紧回头往房间走准备拿个伞,路过叶修房间的时候突然听见里面有啥声音,他凑近一听——

“天线宝宝,天线宝宝——”
“说,你,好!”

……老叶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老叶。

【林方】意外的偷听

#林方#
#名朋搬运(略改)#
#万年不变撒糖日常#
#小剧场有(√)#

昨天老板娘说为了庆祝父亲节,今天放假一天,不用训练。方锐美滋滋的一觉睡到大天亮,看一眼手表都九点多了,赶紧爬起来准备洗漱。路过老叶房间的时候突然听见老林的声音……

等等,老林??他怎么突然来兴欣了?方锐正想推门进去,突然听见里面老林和老叶在说话……

“我喜欢……很久了……”林敬言的声音好像刻意被压低了,勉勉强强只能听清几个字。

“喜欢就直说啊,你怕啥?”这懒散的声肯定是叶修那货。

“这不是特地跑过来说么……”

……

等等??老林喜欢老叶??很久了?

信息量太大导致方锐脑子瞬间短路,放在门把手上的手不受控制的一推...

#渣中之渣,绝对慎入!!#
#丑章致歉#
( •̩̩̩̩д•̩̩̩̩ ) “汪”的一声哭了,手残太可怕了!我已然失去了刻直线的能力……哭晕在树上!
平留白太深,搓衣板太浅,我选择死亡!
最后,我只想说为什么我洗不干净章子?是我智障么?

【林方】荣辱与共

#林方#
#今天的我出锅了嘛?没有。#
#名朋搬运(略改)#
#万年撒糖日常#

夏天的街道两旁,树荫为行人们提供了休息的场所,此起彼伏的蝉鸣声不停地回荡在空气中。方锐想着那人应该正做好了饭等自己回去吃,不禁加快了脚步。
进了门,方锐却是看到林敬言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表情有些微妙。皱了皱眉凑近一看,电视里正在放着不知道哪一次的对抗赛之后对选手们的采访。

“方锐大大回来了?洗个手准备吃饭吧。”

眼前的林敬言笑了笑,扶了扶眼镜站起身关了电视,走过来拉着方锐的手腕往洗手间的方向去。

“老林……”

“嗯?”

林敬言回过头,脸上依旧带着笑,连最开始那一点点感伤也消失不见,再寻不到踪迹。方锐什么都没有想...

【林方】前车之鉴

#林方#
#名朋搬运(略改)#
#今天的我是懒癌犯了粘锅了的我#
#非常ooc,慎入。以及,非常短小。#

某一天晚上,方点心躺在床上突然想起什么,转头拽了拽老林的衣角。

“老林,我以后再也不在你面前舔着吃冰淇淋了!”

林敬言摘下眼镜放在床头,滑进被窝里熟练地把方锐像抱枕一样圈在怀里,“……为什么?”

“会浪费粮食!”点心大大煞有介事地板起脸,身体却迅速地找到了最舒适的位置蹭了蹭。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每次都会有个流氓过来嘴上说着吃冰淇淋结果突然开始吃点心。”

“哦?你是怎么发现的?”某个被指控为流氓的人士勾起了嘴角。

“……前车之鉴。”

“那今天也来发个车吧。”

“喂喂?!...

【林方】欢迎品尝

#林方#
#万年撒糖小日常#
#我还是那个纯洁的我#
#名朋搬运(略改)#

烦闷的夏日,外头明晃晃的太阳让人怀疑一出门就会被晒化了。悻悻地看了看窗外,方锐果断躲在家里开上空调决定好好做个宅男。四下看了看,老林在浴室洗着澡,电视也开始了循环的广告,无聊的方点心地爬起来随手从冰箱里拿出根冰棍,一屁股坐沙发上吃了起来。

“嗯?方锐大大,趁我洗澡偷吃冰棍?”

“什么叫偷吃?我这是正大光明的吃!你要想吃你自个儿拿去。”

“可我就想吃你手里这根。”

闻言方锐眼珠一转,对着刚从浴室里走出来,身上还带着沐浴乳的清香的林敬言邪魅一笑

“想吃?求我啊,你求我也不给!哈哈哈——”

嚣张的笑声被一个突如其来的...

【林方】豁然开朗(隐藏的r?)

#林方#
#万年撒糖小日常#
#名朋搬运(略改)#
#也许是辆隐形的自行车?#

中午方锐回家,发现老林那家伙居然坐沙发上看书,一屁股坐在他身旁凑近一看,还是本中学语文书!吓得方锐赶紧伸手摸一把他额头。

“老林?你退役之后闲的没事儿,不打荣耀决定要好好学习了?”

林敬言抬手扶了扶眼镜抬头看过来,把书翻过一页指指一篇课文

“那能否请方锐大大解释一下这一段的意思?”

“……你说啥?”

“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

“等等你停停停!这都什么玩意儿?你考我语文呢这是!不懂不懂。”

烦躁地挥挥手,方锐觉得自己的脑子被乱七八糟的古文弄的糊里糊涂...

【林方】幸甚有你/爱的动力

#林方#
#名朋搬运(略改)#
#出柜前夕#
#大概也是撒糖日常?#

手机铃声响起来的前一秒,两个人正在厨房里腻歪着,方锐跟只树袋熊一样的趴在那个正在做饭的林敬言的背上,双手抱住他精瘦的腰,脑袋就搁在肩膀上,时不时和他叨叨两句扯扯犊子。猛的听见手机响起来,也没多想,就着这个姿势只腾出一只手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来电显示都没看就按了接听。

一句干什么还卡在喉咙眼里,就听见电话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女声。

“锐锐,你这段时间都在干嘛呢?怎么电话也不给家里打一个?”

方锐身子猛的一僵,还环在林敬言身上的手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心虚地垂了下来。直起身子,不着边际地随意找了个借口便转身逃离了厨房。转身的瞬间,他眼角...

1 2 ————